被灭之后所造成的动静还是很大的特别是经过聂

作者: admin 分类: 大象彩票网站登入登录 发布时间: 2018-12-16 09:43
  在她想来,只有本小姐可以嫌弃你,什么时候轮到你嫌弃本小姐了?
 
    这要是换成其他人,燕婷婷肯定要找对方麻烦的,只不过对方是聚义庄的少庄主,就算她想要找对方麻烦,神武门的人也不会陪着她胡闹的。
 
    虽然这件事情后来作罢,但燕婷婷仍旧是看聂东流不爽,就好像现在这样,说话都是带着刺儿的。
 
    不过此时聂东流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不满之色,反而是一脸古怪道:“你不知道?”
 
    燕婷婷一脸诧异道:“我知道什么?”
 
    聂东流摇了摇头:“等到了北陵府之后你就知道了。”
 
    说着,聂东流也没有停留,直接向着上方的山路走去。
 
    “莫名其妙!”
 
    燕婷婷冷哼了一声,也是带着人跟在聂东流的后面。
 
    进入北陵府后,北陵府几大世家的家主都在门口亲自迎接。
 
    关于岳家的消息有些就是他们汇报过去的,详细无比,他们也知道了聂东流会亲自前来。
 
    “见过少庄主!”
 
    聂东流摆了摆手道:“不用多礼,直接去岳家大宅吧,尸体都保存好了?”
 
    几个世家的家主连忙点点头道:“都保存好了,没有破坏。”
 
    后面的燕婷婷听到他们的话,脸上的表情顿时不自然了起来。
 
    岳家大宅?尸体?一股不安的感觉忽然浮现在了她的心头,燕婷婷连忙拉住聂东流道:“喂,聂东流!到底是怎么回事?岳家到底是谁死了?”
 
    聂东流摇摇头道:“等到了岳家你就清楚了。”
 
    说着,聂东流的手臂轻轻一动,甩开了燕婷婷,跟着那几个世家的人来到了岳家大宅内。
 
    燕婷婷一脸怒容的紧跟在聂东流的后面,等到众人来到岳家大宅前,刚一推开大门,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和恶臭便扑面而来。
 
    对于聂东流这种经常见血杀人的武者来说这不算什么,但对于燕婷婷这种生长在温室当中的大小姐来说,这股味道却差点让她吐了出来。
 
    其中一名武者恭声道:“少庄主,岳家所有嫡系的尸体都在这里了,大部分的人都是自相残杀的,其中岳鹤年等人的乃是被那青龙会的杀手所斩杀的,尸体我都已经将其单独保存。”
 
    聂东流点了点头,他身后的燕婷婷面色却猛然间一变,冲过来掐着那名武者的衣襟,红着眼睛大声道:“你说什么?岳家所有的嫡系都死了?那岳哥哥呢?岳卢川呢?”
 
    那名武者怎么说也是一个小世家的家主,现在当中被一个小姑娘掐着衣襟,他也是面露怒容。
 
    但就在这时,聂东流淡淡道:“她是神武门掌门燕淮南的女儿燕婷婷。”
 
    一听这话,那名武者的面色顿时垮了下来,小心翼翼道:“岳家的人都死了,岳卢川也是被人一刀枭首,不过我们已经做了一副冰棺,将其保存起来了。”
 
    此言一出,燕婷婷顿时如遭雷殛,呆愣在了那里,眼眶瞬间通红,大颗的眼泪滑落。
 
    她身边负责照顾他的那两名老者干着急,但也没办法,以这位大小姐的脾气他们可是连哄都不敢去哄。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一定是在骗我!”燕婷婷冲着那名武者大吼道。
 
    那名武者一脸的无奈道:“燕小姐,我们是真不敢骗您啊,岳卢川的冰棺就在那边呢,每天都有人负责更换冰棺,保持尸体完整。”
 
    燕婷婷走到院内,看到了盛放岳卢川尸体的冰棺,顿时趴在上面嚎啕大哭了起来。
 
    一旁的聂东流倒是挑了挑眉毛,岳卢川那废物竟然还真让这刁蛮的丫头动真情了?这可是真不容易。
 
    这丫头可不是什么善茬,在燕南那地方搅的是翻天覆地,因为她而送命的人都不知道多少了,那岳卢川到底是怎么把她勾搭到手的?
 
    不过聂东流也没有多想,他对于这种讨好女人的手段没兴趣,他只是对自己身边的一名四十多岁的武者沉声道:“平叔,麻烦去探查一下尸体,如果没问题的话,吊唁一下我们便离开。”
 
    事关青龙会,聂东流这才带着人来准备探查一下情况,否则他只会来做做样子,吊唁一下而已。
 
    那中年人走过去,挨个查探了一番后,忽然走过来道:“少庄主,我发现一件事情,那青龙会杀手所留下的刀痕,跟之前追杀楚休时,死在楚休手中那名武者身上的刀痕一模一样!”
 
    聂东流闻言猛然一惊,他连忙道:“平叔你能确定,杀人的是楚休!?”
 
    眼前这平叔乃是他们聚义庄的门人,实力虽然只有先天境界,但他师父却是关中刑堂巡察使出身,最擅长的便是从各种痕迹上推演出对方的实力、所用的兵器、武技甚至是对方的习惯等等。
 
    这平叔虽然实力寻常,但在这方面却已经有了他师父八成的火候了。
------------
 
第一百零三章 影响
 
    面对聂东流的追问,那平叔只是摇摇头道:“少庄主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说那刀痕跟楚休之前留下的刀痕一样,但却并不是说杀人的就一定是楚休,也有可能是其他人用楚休的刀杀人也有可能。”
 
    聂东流沉声道:“你能确定杀了岳家这些人的兵刃就是昔日楚休所用的刀?”
 
    平叔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色道:“少庄主有所不知,在绝大部分武者眼中,伤口的痕迹其实看不出什么来,但对于我们这种精研此道的人来说,却是能从其中看出不少的信息。
 
    那楚休所用的兵刃乃是四转到六转级别的宝兵,这个级别的兵刃无法批量生产,必须要由炼器大师亲手锻造而成,方可命名,根本就是无法复制的存在。
 
    哪怕是同一名炼器大师,按照同样的材料和同样的方法锻造出了两柄一模一样的宝兵,但实际上细微之处还是有些区别的。
 
    所以我敢肯定,这刀分百分是楚休的刀,但人嘛,就有些不确定了。
 
    因为在这些尸体上我看到了楚休所施展的那奇异的擒拿手,还有他本身那邪异的刀法,但更多的却还是其他的魔道武功,而且出手的人也不是先天,而是内罡。
 
    所以这样看来,也有可能是那楚休的师兄或者是其他有关系的人,拿着他的兵器出手,这也是有一定可能的。”
 
    聂东流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来,平叔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聂东流可以肯定,杀人的一定就是楚休!
 
    他调查过楚休的资料,对方并没有师承,而且在争夺秘匣时对方便已经是先天巅峰了,现在踏入内罡也很正常。
 
    只不过不知道为何,这楚休竟然加入了青龙会,这倒是让聂东流感觉有些棘手。
 
    想了想,聂东流对平叔道:“平叔,等会你带着人去林中郡跑一趟,告诉他们,聚义庄撤销对楚休的通缉,他们是否愿意追杀楚休让他们自便,反正聚义庄是不会再出手了。”
 
    一听这话平叔顿时就是一愣:“少庄主,青龙会在燕东之地只有一个天罪分舵而已,用不到如此怕他们吧?那楚休也只是青龙会的一个寻常杀手而已。”
 
    聂东流摇了摇头道:“以一人之力灭了一族,从现在开始那楚休就不是寻常的杀手了。
 
    况且我忌惮的也不是天罪分舵,而是整个青龙会,有些事情你不了解。
 
    三年前青龙会的天罪分舵被剿灭,这其中涉及到的一些隐情就连我都不太了解,不过用最笨的方法去想都知道,青龙会总共便只有天罡三十六分舵,结果却是在一夜之间被人绞杀了一个,这事情难道还不算大?
 
    那次之后,青龙会大龙首,位列风云榜第九位的‘偃月青龙’步天南亲赴北燕,那一战可是牵连到了北燕不少的大势力,极北飘雪城、燕南神武门、九大世家当中的燕西平遥皇甫氏,甚至听说还有北佛宗大光明寺!
 
    那一战过后,青龙会便没了动静,只是派遣了一位新的舵主来北燕,但其他几大势力也是对青龙会的动作视而不见,并且告诫弟子,只要青龙会不来招惹他们,他们就不要去招惹青龙会。”
 
    聂东流看着平叔道:“那一次我聚义庄没有掺合,我父亲也是这么吩咐我的,四灵之一的青龙会跟北燕大派的争端不是我们能揣测的,那一战无论谁输谁赢,显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青龙会这边刚低调的派来一位舵主,显然北燕的各大势力或许是跟青龙会有过约定,或者是默认,但现在都不想再跟青龙会有冲突,否则江湖传言中那位喜怒无常,脾气不怎么好的青龙会大龙首可能会再来一次北燕的。
 
    楚休这次能加入青龙会,也算是他运气好了,就暂时放过他一次。”
 
    其实自从上次楚休逃过他们的搜捕围杀后聂东流就知道了,自己多半是抓不到对方了。
 
    现在那楚休竟然还加入了青龙会,这就更加的棘手了,一个楚休不重要,但重要的却是他青龙会的身份,以及天罪分舵现在的敏感程度,为了大局考虑,追杀楚休这件事情便年只能暂时作罢。
 
    不过就在此时,燕婷婷那边却是已经彻底的崩溃,开始对青龙会破口大骂,说要带着神武门的人去灭了青龙会,但却被两名神武门的高手拉住劝住着。
 
    当初青龙会的事情神武门也有插手,他们自然是知道内情的,再去找青龙会的麻烦,那就该轮到他们神武门跟青龙会不死不休了。
 
    若是青龙会的人动了燕婷婷也就罢了,但对方是杀手组织,只不过是杀了一个还跟燕婷婷没有什么名份的废物而已。
 
    若是因为这种废物而去招惹青龙会,那他们神武门可就真成白痴了。
 
    其实这件事情若是被燕淮南知道了,他说不定还要谢谢青龙会的人下手呢。
 
    毕竟他可是看岳卢川不顺眼很久了,只不过他怕自己女儿恨他,这才没有出手拆散这两人,现在有人帮他出手,他可是求之不得呢。
 
    看到这一幕,聂东流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走过去道:“人死不能复生,婷婷,还请节哀顺变,去找青龙会报仇,我劝你还是息了这份心思吧。”
 
    燕婷婷恶狠狠的瞪着聂东流:“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聂东流露出了一抹无奈之色道:“我跟岳兄也是好友,他死了难到我不心痛吗?而杀了岳兄的那个青龙会杀手我也猜出对方的身份了,正是之前从我手里抢走了秘匣的楚休,所以我跟他有仇怨。
 
    只不过现在那楚休已经加入了青龙会,特别还是身份极其敏感的天罪分舵,我也不敢轻易动手,只能把通缉令给撤销。
 
    关于青龙会的事情你们神武门应该要比我清楚的多,所以你不用多想了,燕掌门会在其他地方放纵你,但却不会允许你在这种事情上胡闹的。
 
    行了,话我就不多说了,原本我是想要来给岳兄办理一下后事的,不过既然你来了,那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了。”
 
    说完之后,聂东流便直接离开。
 
    他也知道燕淮南是不会让燕婷婷乱来的,起码现在不会。
 
    他把事情告诉燕婷婷,只是想要往对方的心理种下一根刺而已,青龙会的身份可以保住楚休一时,但却保不住他一世!
 
    而此时后方,燕婷婷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恨意,嘴里在喃喃着楚休两个字。
 
    数日之后,岳家被灭门的消息便已经传遍了林中郡,甚至是整个燕东之地都听到了一些消息。
    岳家毕竟不是寻常不入流的小世家,被灭之后所造成的动静还是很大的特别是经过聂东流的确认杀人的乃是新加入青龙会的杀手楚休对方竟然只是一名内罡境的武者这可就十分惊人了。
 
    而且因为岳家还有一些幸存的门客与管事等等,岳家灭门的具体过程也被他们详细的给说了出去,听到这些细节,一些人仍旧忍不住心中发寒。
 
    寻常的杀手杀人用的刀,而那青龙会天罪分舵的楚休,用的则是人心!
 
    杀人诛心,岳家的人是死在了楚休的手中,也是死在了他们的人心上。
 
    数千岳家武者,死在楚休手中的不足十分之一,其他的大部分都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甚至他们即使到死都是一个糊涂鬼,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死的。
 
    如此恐怖而诡异的手段,燕东之地的一些武林手中也给楚休起了一个绰号,名为‘血魔’。
 
    手段狠辣如魔,遇之血流成河,‘血魔’楚休!
 
    在楚休还没回到青龙会时,他这血魔的名号便已经流传到了燕东江湖当中了,甚至还被传到了风满楼在北燕的分楼内。
------------
 
第一百零四章 龙虎榜
 
    风满楼的总部位于最为繁华的东齐内,但在西楚和北燕都有一座分楼,都在北燕和西楚的京城内,负责处理这两国的事务。
 
    北燕分楼的楼主,‘三目神’齐元礼五十多岁,相貌方正,穿着一身锦袍,但却气势懒散,整日里最喜欢的就是捧着他那养了三十多年的紫砂壶,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看着北燕各地传来了情报,好似一个垂暮老人一般。
 
    齐元礼的额头处有一个细长的红色印记,好似第三只眼睛一般,这也是他绰号三目神的由来,意思是以三只眼观遍江湖风吹草动。
 
    但实际上齐元礼额头上那印记是因为他早年跟人拼死搏杀时,被人用强劲的指劲留下来的,那一战他虽然杀掉了对方,但对方那一指却也是差点将他的脑袋点爆,头骨差点破碎。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